咦,之江

咸鱼……日常摸鱼写手……拖稿到丧心病狂略略略

如果顾淼没有好

  #别打我,我的求生欲很强#

  #今天皮一下就跑#

  

“丞哥,别治了,没用。”顾飞没抬头,脸隐在阴影下。

  小出租屋里的灯光很暖,可蒋丞却像是掉进了钢厂那片的湖,抬手只抓到一片虚空。

  大概在出离的愤怒之下人就冷静了,蒋丞没有上去打他,反而在深呼吸之后坐到了顾飞旁边,“我们再努力一次,淼淼已经愿意说话了了,只要再努力一点,一点就好了啊。”

  “二淼也和我说话,不一样十几年都没有变化,丞哥,别这样了。”顾飞声音带上了嘶哑,透着绝望。他知道蒋丞有多希望顾淼变好,也知道蒋丞有多希望他们变好,可是他没有能力改变未来,他不知道下一步会不会踩空。

  可蒋丞不属于这里。

  顾飞只会用自己的方式对蒋丞好。

  蒋丞怎么不明白,但他从来就不信命。

  “算了吧,丞哥。”又是这句话,又他妈是这句话,蒋丞突然就不想控制自己的理智一拳打到了顾飞的脸上。“你他妈考虑过顾淼吗?你他妈知道顾淼怎么想嘛?你他妈凭什么决定顾淼的未来!”随即又哽咽着说:“我不想算了,我不想!听到了吗顾飞!”

  随后是恐惧般的寂静,凌晨三点的钢厂一片漆黑,小破屋的暖光在一片漆黑里孤立无援,一如蒋丞顾飞此刻的心境。

  “睡觉吧,我们都冷静一下。”顾飞望向蒋丞,眼睛里是从未有过的迷茫。

  蒋丞躺在床上,顾飞的体温就在旁边,可却让他觉得如此的不真实,如果淼淼一直好不了,是不是就……他不敢想。一直以来的自信似乎在此刻消失了,他不敢笃定的想好未来。

  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回了顾飞家,顾淼还在睡觉,许行之还在翻阅资料,眼底的青黑和胡茬都昭示着他的无措。蒋丞再一次感受到了脚下踩空的感觉,连呼吸都不敢大声。顾飞妈妈坐在沙发上抹着眼泪,空气里都是窒息的味道。

  “淼淼……怎么办?”李炎在角落里突然出声打破了勉强维持的平静,顾飞闭着眼,却能看见他额头绷紧的青筋。许行之抬起头,开口说:“顾淼这个情况有点少见,一般经过治疗后应该是可以与人简单交流了的,我已经问我导师了,但主要是不知道刺激的原因在哪里,所以……”接下来的话每个人心里都清楚了。

  蒋丞盯着窗外的树,他还记得就是在那棵树前他和顾飞打了一架,那时候淼淼的情况和现在差不多,可能情况还要好一点。蒋丞开始后悔自己的自作主张。

  “对不起。”蒋丞对着顾飞,对着顾飞妈妈鞠了一躬。然后又是长久的沉默。直到顾淼起床兀自走进了洗手间,仿佛没看见屋外的一大群人。顾飞终于抬起头对蒋丞说:“不是你的错,淼淼她…能这样就行了。不就是和以前一样嘛。”

  “对,我们一直这么照顾淼淼的,蒋丞你别自责了。”顾飞妈妈抹掉眼泪笑着对蒋丞说。

  蒋丞薅住了自己的头发,这样自责又难过的心情他从来没有过,他不知道要怎么解决现状,不知道要怎么看到未来。“就这样吧!”蒋丞心里出现了这样的声音。“这大概是蒋丞选手第一次认输吧。真逊。”

  迷茫,空荡荡,消亡,破了的归途,慌张……这样的字眼止不住的出现在脑海里。

  大概,人们面对命运的时候,就只剩下无助了。

  

  

  

(这只是假设!许行之贼牛皮当然治好了淼淼女王啦!丞哥也永远不会放弃顾飞呜呜呜)

  

  

  

【晓薛晓】故事 五

     #ooc致歉#
     #泥萌都是石原里美桥本环奈!#
     #我还是不知道谁攻谁受·随缘吧!#
   

      晓星尘觉得自己可能是和薛洋呆久了,因为这些年的朝夕相处,对他已经不设防到薛洋什么时候把阴虎符捣鼓出来了都不知道。
  云把月亮遮住了,原本还能看清路的林子突然就暗了下来,动物的吼叫从林子深处传过来,听不大真切。
  但,跃跃欲试。
  剧情发展的很顺利,薛洋被金光瑶收进门内。穿上金星雪浪袍的薛洋似乎和那些快活肆意的公子哥没什么两样,可他的那些个天真,那些个少年意气早就跟那截断指一起,化作了尘土。
  荡然无存。
  薛洋还是回到了栎阳,灭了常家满门,也遇到了晓星尘。
  那个从未知晓薛洋往事的晓星尘。
  从薛洋来到金家为虎作伥开始,或者说从薛洋讲阴虎符做出来开始,晓星尘就决定了要将薛洋扼杀。把自己的存在告诉现在的晓星尘,把薛洋日后的一切所作所为都告诉他。
  但真当看见自己将薛洋押往金麟台时,又躲到了一边 怕被发现。
  到后来薛洋屠白雪观,剜去宋岚双眼的时候,晓星尘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情绪了。
  可以说这个晓星尘陪着薛洋长大,看到了薛洋经历的所有事情,不认同他,但隐隐的有了理解,有了开脱。但同样的恨意也在滋生着……
  聂明玦看到晓星尘将薛洋带回来的时候就已经震怒了,要将薛洋砍死,是金光瑶费劲口舌将他保下来。
  晓星尘不知不觉中松了口气。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薛洋被关进了金家的地牢。
  这倒也不至于担心,金光瑶本身便是要保他,自是不会让他受太多苦。只等聂大忘记这回事就能把他放出来了。
  晓星尘站在薛洋身边,想摸他头,像七岁那年一样,对十四岁的薛洋。
  “你是谁?”薛洋出声。
  晓星尘惊了一瞬,又想起薛洋天赋极高,又是鬼修,能察觉到他的存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不过是一缕孤魂,无处可去罢了。”薛洋坐在地上,叼着根稻草,望着晓星尘的方向笑着说:“孤魂?跟了我八年的孤魂?”晓星尘敛下眼睛,不知为何想笑。原来这些年的陪伴不是无用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他在这里待了八年。
  “喂,你应该对我也没恶意,跟着我干嘛?”薛洋吊儿郎当的问,晓星尘扯起嘴角笑了一下,“对啊,干嘛呢,我怎么就跟了你这么长时间……”神情突然又变回了那个无悲无喜,以天下苍生为己任的晓星尘。
  薛洋挑了挑眉,嘀咕了声无趣,又回头叼着稻草躺下了。
  

暑假作业版……快开学了嘿嘿嘿

我也知道自己瞎鸡巴在写个啥……

每天起床第一句 先给自己打个气
每次少写一页纸,都要说声对不起
老师老师看看我 ,我的成绩在哪里
努力,我要努力,我要变成第一名!
分数,分数
我要变成大学霸
分数,分数
为了变成前一百,天天提着一口气
为了当上榜第一,写题写成近视眼
天生丽质难自弃 可惜我啥书都看不下去
努力 我要努力 我要变成第一名
wow~~~~~
当学霸当学霸当学霸
当学霸当学霸当学霸
当学霸当学霸当学霸
当学霸当学霸当学霸
手机是我的天敌
燃烧我的脑细胞
合:拜拜 steam 动漫吃鸡LOL
手办c服动漫展
拿走拿走别客气
合:拜拜 游戏柄,戒掉电脑戒手机
沙发大床懒人椅
别再熬夜不学习
合:来来  辅导班,一套五三做起来
作业试卷不要停
十二点继续刷题
合:来来 深呼吸 单词诗句背一页
背书刷题理脉络,不达目的不放弃
为了变成前一百,天天提着一口气
为了当上榜第一,写题写成近视眼
天生丽质难自弃 可惜我啥书都看不下去
努力 我要努力 我要变成第一名
wow~~~~~
当学霸当学霸当学霸
当学霸当学霸当学霸
当学霸当学霸当学霸
当学霸当学霸当学霸
手机是我的天敌
燃烧我的脑细胞
合:拜拜 steam 动漫吃鸡LOL
手办c服动漫展
拿走拿走别客气
合:拜拜 游戏柄,戒掉电脑戒手机
沙发大床懒人椅
别再熬夜不学习
合:来来  辅导班,一套五三做起来
作业试卷不要停
十二点继续刷题
合:来来 深呼吸 单词诗句背一页
背书刷题理脉络,不达目的不放弃
Yamy:奇了怪了 小的时候明明是 妈妈说
要注意休息,劳逸要结合
不放弃
燃烧我的脑细胞
不放弃
燃烧我的脑细胞
我要变成第一名!

中间,删了一堆…
我的脑细胞真的不够了
填词这事儿吧,不适合我真的!

我变成了痘痘?

#居居×你#
#一个智障一般的脑洞#
#如果可以我还是挺愿意的#

我看了眼还亮着的手机屏幕,已经凌晨两点了,要猝死的节奏啊!
睡觉睡觉,再不睡头要秃了!
一觉醒来天已经亮了,站起身……嗯?我为什么被禁锢了?是谁封印了我?难道我漆黑火焰使的真身被人识破了吗?看来,只有使出那招了!
刚一抬头就看了好长好浓密的睫毛,“麻麻,有睫毛精封印了我呜呜呜!”
又是一阵晃动,嗯?被封印了还能移动的吗?呵,睫毛精别以为我怕你!我还要回家给我朱老师打榜呢!
诶诶,怎么有水啊!我放弃紧盯着睫毛精回头看向水的来源……
Σ( ° △ °|||)︴
等等,对面是镜子?镜子里的人是……朱一龙?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发生了什么?麻麻我跑到朱老师脸上了!我我我,我亲到朱老师了!
(拱啊拱试图更贴近皮肤~)
“居老师居老师,听得到我说话吗?居老师居老师我超喜欢你的!居老师你要加油哦,小笼包一直在!啊啊啊不行我语无伦次了,不知道说什么呜呜呜,但是朱老师我会一直一直喜欢你的!”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朱老师对着镜子笑了一下,又好像无奈的晃了晃头。
(解说,这里是居老师听见了但以为自己的幻听,然后很舍不得镇魂女孩的无奈摇头!)

啦啦啦啦啦啦啦ヽ(•̀ω•́ )ゝ又是一个艳阳天,我要陪居老师出门啦,羡慕吧!你们羡慕不来~啊!这体温!啊!这味道!啊!这迷人的睫毛!啊!这……没了,我要陪居老师拍写真去了,嘿嘿,怎么说我也是和居老师一起拍过写真的人,啊不,痘了!
我试图想让自己美美的,然后惨烈的发现我只是一颗痘,甚至在影响居居的颜值……突然有点丧呜呜呜(。•́︿•̀。)
“朱老师你好,接下来是采访,请往这边走。”

——一个演员,你没有办法一直处在一个大家都认可你的状态,而且人无完人,我不可能一直表现出来的都是最好的一面,我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也有演的不好的戏,所以起起落落我觉得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朱老师你在我们心里就是最好的,你就是独一无二的朱一龙啊!有表现不好的地方没关系,我们可以等你重新变好。反正我们一直在!)

——就是得到大家认可还是挺高兴的,我觉得认真是值得的。
——具实我觉得演员就还好吧,因为演员当你这个作品播出的时候,大家挺喜欢看的时候大家很关注你。但当你有段时间没有出好的作品的时候,大家就慢慢把你忘了。当你再有好的作品出来的时候大家再关注你。
——镇魂就要结束了,很舍不得你们。

(哥哥我们不会走。结束了沈巍,还有罗浮生,还有齐衡,还有井然,还有无数个你可能会塑造的角色等着你。
我们会一直在,等你荣耀加身。)

诶不对我一颗痘痘在这里逼逼叨叨什么呢!
哎呀呀,还是睡一下吧,在朱老师的体温里沉睡,啊,想想就好幸福!
“起床了,流口水了!梦见什么了啊?睡这么沉!”
哦,果然是梦。
算了再睡会儿吧,梦里啥都有。_(´□`」 ∠)_


噫,这不是我的文风啊!神奇脑洞在哪里~
随便看看吧,emmmm开心就好。
太困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写到后来眼睛眼睛闭上了,应该没有错别字,有也懒得查了。

[晓薛晓]故事 四

#ooc致歉#

  晓星尘就只能看着薛洋失去了眼睛里的光彩,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就待在破庙里,可能在发呆,也可能在思考。
  有人给他些残羹剩饭就吃着,没有就饿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了许多。
  晓星尘甚至有一瞬间觉得薛洋虐杀常家五十余口人也并不是不可原谅。
  他坐下来,坐在薛洋身边,开始说起了往事,关于他的,不关于他的,看见的,听见的。
  虽然他明知薛洋听不见。
  晓星尘说了多久,薛洋就保持着一个动作坐了多久,直到晓星尘说:“你的降灾刺进我身体里的时候,我当时就觉得解脱了,终于离开你这个恶魔了,我用残余的灵力打散了自己的三魂七魄,怕被你练成走尸,继续被你折磨。你说,我那时候该有多恨你啊,现在却能心平气和的在你身边待这么久……”薛洋突然抬手抹了把泪,无神的望了圈周围。
  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而哭。
  晓星尘叹了口气,世事无常。
  
  
  薛洋终于回到了原来的状态,虽然开始抢别人的东西吃……晓星尘有些担心的皱皱眉,却也无可奈何。
  “哎,你们听说了吗?仙家出了个大魔头!”破庙里的乞丐很多,消息也灵通。
  “是不是那个,叫……叫魏婴的?据说还是江家家主的好兄弟呢!”
  “对啊,啧,他练的那个走尸啊,阴虎符啊,可是邪修,要被诛杀的。”
  “那魏婴不是还炼出了个鬼将军?听说可厉害了。”
  “哎,:仙家的事儿啊……”
  晓星尘想到了他的师姐,若是师姐在天有灵知晓了她的儿子变成了人尽皆知的大魔头会做何感想。
  他摇摇头,有些想念那座山头了。
  转身却看见薛洋在若有所思着什么。
  几天后,他便知道了薛洋在想什么。
  薛洋手里拿着不知从哪寻来的魏无羡的手稿,关于走尸还有阴虎符!果然还是要走上这条路吗?晓星尘的心里蓦地一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晓星尘已经没有把薛洋当做仇人,当做前生那个十恶不赦为虎作伥的薛成美。
  薛洋可能还会变坏,但只是因为从来没有人对他施以善意,只是在从未得到温暖之前就尝到了恶意。
  其实薛洋只是想更随心的活下去。
  如果能触碰到光,谁想活在黑暗里。
  

不瞒你说,我本来想结局虐一下,但是我有了媳妇,我尼古拉斯·之江有了媳妇,一个可能寡死的人有了媳妇!顿时就觉得甜文好啊,有了媳妇就应该写甜文!
  

【薛晓】故事 三

#断更八百年#
#ooc致歉#
#不甜不要钱#
#关爱十八线写手,你们都是石原里美#

薛洋敲响了那扇门,满心期待的是那盘点心香甜的味道。
  打开门的是一位高大而面露凶相的男人,薛洋不自觉的倒退一步,咽了咽口水,有些怯生生的递上那张纸条,壮汉打开纸条后脸色一变,怒气冲冲的将薛洋一巴掌扇倒在地,拿着纸条就走向了常家的方向。
  晓星尘看见薛洋在地上打了两滚,脏兮兮的,被打的脸也肿胀起来,吐出口血水,眼睛里两股越聚越浓的液体就要留下来又被他忍了回去。
  薛洋有些痛苦的起身,一瘸一拐的往回跑,晓星尘心里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情绪,但却弄不清是什么。
  晓星尘在薛洋身后,看着他跑回常家,笑着找伙计要点心却又被狠狠的踢了一脚,那两股液体终于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委屈的往回走。
  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只是送一张纸条就要被打骂,为什么已经按要求做好了事情却没有应得的报酬!“想要什么,还是直接拿比较方便吧。”薛洋开始这样想。
  薛洋抹了把泪,抬头却意外看见了常慈安,他眼睛亮了亮,追了上去。
  晓星尘似乎想到了什么,喊着:“别去啊!薛成美!我说别去!”用手拦着用身体挡着甚至拿出了霜华……可是没用啊,薛洋他还是追上了那辆马车。
  常慈安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上也明显有拉扯的痕迹,面上也是黑着脸。可是薛洋太开心了,他满心只有自己的点心,注意不到这些东西,只一个劲儿的喊:“老爷,老爷,我是刚刚送信的人啊,您答应的点心还没给我呢!”晓星尘注意到常慈安脸上闪过的阴毒,不自主的捏紧了手指。“点心?”常慈安反问,声音里都带着薄凉,赶车的仆人懂常慈安的意思,他驾马撞倒了薛洋,车轮撵过了薛洋的手掌。
  薛洋没有哭。
  他指甲紧紧抠着手心,晓星尘隐约看见了血丝。薛洋眼里的憎恶像是要把晓星尘给烧着了,可怕的令人心惊。
  可心脏又像是被揪住了一般,晓星尘忍不住用并不存在的身体抱住了薛洋,好像这样可以给他带来一丝安慰。
  薛洋站起来,另一只手捏住了沾满灰的断手,一步步走回破庙,随便用几块板子固定了手骨,用路上找到的草药嚼碎了敷上去,可小指大概是彻底断了。
  晓星尘叹了口气,突然手足无措起来,薛洋却对着他的方向笑了笑,又昏了过去。
  

那啥,我真的不知道我写的薛晓还是晓薛了……但是我个人是薛晓党,但是写的像晓薛就很绝望qwq

【楚郭】没有名字没想好啥名就一篇酿酿酱酱要什么名字……
ooc对不起
渣文笔对不起
呜呜呜呜

往生

你总是忍不住用目光从她的红唇扫到柔若无骨的腰肢,几百年恍如隔世,她却从来没变过。
这条路上来来往往了太多人,她却停留了几个一生。
她在等人。
“老板,几百年了,你等的人还没来吗?”
她笑开了,像是往生河畔的彼岸花,没有看我,转头走进了厢房。
“他会来的。”声音若有似无。
阙如,老板的名字。
一个出生就是过失的孩子,被丢在古寺的门前,陪她长大的少年成了名震一方的圣僧,清心寡欲,无悲无喜。
可在她的眼里他还是陪她嬉闹的那位小僧人。
原来她的爱也是个错。
她合该一辈子无人念无人记无人爱,那入魔也是合情合理的事了吧……
那年一战,妖女死在一颗无名的树下……

那战之后,圣僧圆寂了。
无数次路过往生酒馆却不得进。

往生酒馆不接待情丝未断之人,老板却是最长情的人。

我?我不过是个六界摒弃的人,四海为家,以故事渡余生。

#这么晚没人看啊#
#怎么打tag啊简直崩溃#
#十八线文手想哭#

面对

他一个人萧瑟的走在凌晨的街上,空无一人。
走进7-11买了生活必需品,收账的服务生对他娇笑,和同事讨论着。
他听见了,一清二楚。
“小哥哥,微信你有吗?认识一下?”服务生睁着圆圆的眼睛盯着他,笑的眉眼弯弯,他摇摇头,把零钱直接放在柜台上跑了,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暗处紧盯着他。
只有地灯是亮的,昏沉的灯光打在他脸上,看不清神色,蜷缩在角落的人畏惧着门外的一切。
除了他。
“叩叩叩……”
依旧蜷缩在角落。
是钥匙转动的声音,门开了,“于顾,我进来了。给你带了早饭,你不能总吃泡面那种没营养的东西,也别老呆在家里,晒晒太阳对身体好。”
然后他听见了窗帘拉开的声音,刺目的朝阳洒在狭小的屋子里,他苍白着脸抬头看着太阳又遂即低下头。
他这样的人凭什么仰视耀眼的太阳。
“于顾,吃吧。”煎饼果子就在眼前,被一双修长好看的手拿着,他试着拿起,触碰到了那双手,灼热的感觉让他把煎饼果子甩了出去。
“你走吧。”太久没发声的声音是粗哑的,他避开那个人的视线,即使这样他依旧觉得被灼痛着,额头细密的汗珠表现了他的不适。
门关上了。
“喂,是xx门业吗?请你来我家换个锁。”

晓薛晓【故事】二

#咳咳,有些xx自己脑补一下啊原著里也没有呜呜呜
#会不会ooc啊害怕
#大概比较粗长吧数学课摸鱼的
#改了一下标题因为我也不清楚晓薛还是薛晓反正我都吃,最后结局谁压谁随缘吧!(佛系写手)

薛洋的肚子传来咕咕的叫声,他已经两天没有饭吃了,不能偷东西,但又挣不到钱,会饿死的吧!就这么死了还是不甘心啊!
明天,明天去集市看看,能不能找到吃的吧。
晓星尘看着薛洋弱小的模样,心里隐隐有一些刺痛的感觉。甩了甩头,告诉自己,薛洋不值得同情!
晓星尘看着薛洋睡下,渐渐自己也闭上眼睛。
虽然已经变成了一缕残魂并不需要睡眠,但还是习惯了每天睡一觉,习惯了每天醒来枕边有一个薛洋……
所以今早醒来发现自己一个人睡在一堆枯草上还是有一些不习惯。
晓星尘站起来看了一圈,却没有发现薛洋,他皱了皱眉决定出去找他。
集市。
薛洋坐在一个台阶前,眼巴巴的看着对面店铺前的一盘未吃完的点心 摸了摸自己饿的已经叫都不在叫的肚子,叹了口气想,还是去醉仙楼看看有没有人能赏口饭吃吧!
“哎,小乞丐!”对面的人招了招手叫住了薛洋,薛洋回头看向那人,停住了脚步,想知道他会不会大发善心把点心送给他。“小乞丐 你想吃这点心吗?”薛洋点点头,“想吃就帮我做件事,喏,这张纸条帮我送到xx,回来就把点心给你。”他身边的仆人都笑了,带着明显的幸灾乐祸。
薛洋紧紧的攥着那张纸条,连走带跑的奔向xx,“别去!”晓星尘出声阻止,薛洋像是有感应一般停了下来,抬头望向周围,却仍然谁也没看见。
晓星尘在街上找了一圈才看见薛洋,看见他攥着纸条像是要去送什么东西,记起薛洋少时好像是有一件因送东西而压断了手指的事,忍不住出声想要叫住他。
而薛洋也看向了晓星尘的方向。
纵使薛洋天赋再好却还是未曾修炼没有灵力,自然是看不见晓星尘。他看了半天没有看见是谁叫住了他,想或许是自己幻听吧,又奔向了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