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祁

咸鱼……日常摸鱼写手……拖稿到丧心病狂略略略

世初摄影和独占摄影不得不说的故事(bu)

  “今天摄影师没有鸡腿!”“他需要和世初的摄影师交流一下!”“头呢?我要看他们啵嘴!”“摄影师出来挨打!”

  江哲委屈巴巴的盘坐在沙发上,他连看那些热烈的场面都面红耳赤,实在不好意思拍下那些交缠,可观看者就是要看这些,他大概并不是一个合格是摄影师吧……

  陆扬一回家就看见他家小朋友阴沉沉的坐在沙发上,感觉被笼着一层黑雾,立马放下了手里的包从背后把江哲抱进了怀里。

  “怎么了呀,为什么不开心,跟叔叔说说啊,叔叔安慰你。”

  他家小朋友回头,用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他,撇着嘴用带哭腔的声音说:“我是不是当不好一个摄影师啊,我拍不了观众想看的东西……”陆扬不由得失笑,想到昨天《独占》首播,怕是小朋友看到那些弹幕了。

  陆扬转身坐上沙发,把江哲揽进怀里,在他耳边说:“他们没有恶意,就只是开玩笑而已,别太在意。”热气呼在江哲耳边,耳根通红,结结巴巴的回话说:“他们还,还把我跟你比,说,说你《世初》拍的好,我跟你拍的完全相反…”眼看又要哭出来,陆扬干脆含住小朋友的耳垂,轻轻吮吸着,感受到江哲僵硬了的身子才开口说:“我就是圈子里的老流氓,跟我比有什么好的,你坚持自己的风格就好了。”

  低沉的烟嗓带着说不出的性感,耳垂上的感觉被无限放大,全身上下都在说着“触碰我。”却只能通红着脸僵在他怀里。

  “江哲,看过我拍的《纯情罗曼史》吗?”

  “啊?”突然被叫全名还有些没反应过来,而后才回答说“看过,”再用很小声的声音说:“你的作品我都看过。”

  “你知道,秋彦和美咲最常用什么姿势吗?”烟嗓里带着调笑,眼里全是小朋友红的滴血的脸。

  


#我不开车#

#世初作者和纯情罗曼史作者都是中村老师#

#所以摄影我就默认同一个了#

#over#

  

  

  

  


如果顾淼没有好

  #别打我,我的求生欲很强#

  #今天皮一下就跑#

  

“丞哥,别治了,没用。”顾飞没抬头,脸隐在阴影下。

  小出租屋里的灯光很暖,可蒋丞却像是掉进了钢厂那片的湖,抬手只抓到一片虚空。

  大概在出离的愤怒之下人就冷静了,蒋丞没有上去打他,反而在深呼吸之后坐到了顾飞旁边,“我们再努力一次,淼淼已经愿意说话了了,只要再努力一点,一点就好了啊。”

  “二淼也和我说话,不一样十几年都没有变化,丞哥,别这样了。”顾飞声音带上了嘶哑,透着绝望。他知道蒋丞有多希望顾淼变好,也知道蒋丞有多希望他们变好,可是他没有能力改变未来,他不知道下一步会不会踩空。

  可蒋丞不属于这里。

  顾飞只会用自己的方式对蒋丞好。

  蒋丞怎么不明白,但他从来就不信命。

  “算了吧,丞哥。”又是这句话,又他妈是这句话,蒋丞突然就不想控制自己的理智一拳打到了顾飞的脸上。“你他妈考虑过顾淼吗?你他妈知道顾淼怎么想嘛?你他妈凭什么决定顾淼的未来!”随即又哽咽着说:“我不想算了,我不想!听到了吗顾飞!”

  随后是恐惧般的寂静,凌晨三点的钢厂一片漆黑,小破屋的暖光在一片漆黑里孤立无援,一如蒋丞顾飞此刻的心境。

  “睡觉吧,我们都冷静一下。”顾飞望向蒋丞,眼睛里是从未有过的迷茫。

  蒋丞躺在床上,顾飞的体温就在旁边,可却让他觉得如此的不真实,如果淼淼一直好不了,是不是就……他不敢想。一直以来的自信似乎在此刻消失了,他不敢笃定的想好未来。

  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回了顾飞家,顾淼还在睡觉,许行之还在翻阅资料,眼底的青黑和胡茬都昭示着他的无措。蒋丞再一次感受到了脚下踩空的感觉,连呼吸都不敢大声。顾飞妈妈坐在沙发上抹着眼泪,空气里都是窒息的味道。

  “淼淼……怎么办?”李炎在角落里突然出声打破了勉强维持的平静,顾飞闭着眼,却能看见他额头绷紧的青筋。许行之抬起头,开口说:“顾淼这个情况有点少见,一般经过治疗后应该是可以与人简单交流了的,我已经问我导师了,但主要是不知道刺激的原因在哪里,所以……”接下来的话每个人心里都清楚了。

  蒋丞盯着窗外的树,他还记得就是在那棵树前他和顾飞打了一架,那时候淼淼的情况和现在差不多,可能情况还要好一点。蒋丞开始后悔自己的自作主张。

  “对不起。”蒋丞对着顾飞,对着顾飞妈妈鞠了一躬。然后又是长久的沉默。直到顾淼起床兀自走进了洗手间,仿佛没看见屋外的一大群人。顾飞终于抬起头对蒋丞说:“不是你的错,淼淼她…能这样就行了。不就是和以前一样嘛。”

  “对,我们一直这么照顾淼淼的,蒋丞你别自责了。”顾飞妈妈抹掉眼泪笑着对蒋丞说。

  蒋丞薅住了自己的头发,这样自责又难过的心情他从来没有过,他不知道要怎么解决现状,不知道要怎么看到未来。“就这样吧!”蒋丞心里出现了这样的声音。“这大概是蒋丞选手第一次认输吧。真逊。”

  迷茫,空荡荡,消亡,破了的归途,慌张……这样的字眼止不住的出现在脑海里。

  大概,人们面对命运的时候,就只剩下无助了。

  

  

  

(这只是假设!许行之贼牛皮当然治好了淼淼女王啦!丞哥也永远不会放弃顾飞呜呜呜)

  

  

  

暑假作业版……快开学了嘿嘿嘿

我也知道自己瞎鸡巴在写个啥……

每天起床第一句 先给自己打个气
每次少写一页纸,都要说声对不起
老师老师看看我 ,我的成绩在哪里
努力,我要努力,我要变成第一名!
分数,分数
我要变成大学霸
分数,分数
为了变成前一百,天天提着一口气
为了当上榜第一,写题写成近视眼
天生丽质难自弃 可惜我啥书都看不下去
努力 我要努力 我要变成第一名
wow~~~~~
当学霸当学霸当学霸
当学霸当学霸当学霸
当学霸当学霸当学霸
当学霸当学霸当学霸
手机是我的天敌
燃烧我的脑细胞
合:拜拜 steam 动漫吃鸡LOL
手办c服动漫展
拿走拿走别客气
合:拜拜 游戏柄,戒掉电脑戒手机
沙发大床懒人椅
别再熬夜不学习
合:来来  辅导班,一套五三做起来
作业试卷不要停
十二点继续刷题
合:来来 深呼吸 单词诗句背一页
背书刷题理脉络,不达目的不放弃
为了变成前一百,天天提着一口气
为了当上榜第一,写题写成近视眼
天生丽质难自弃 可惜我啥书都看不下去
努力 我要努力 我要变成第一名
wow~~~~~
当学霸当学霸当学霸
当学霸当学霸当学霸
当学霸当学霸当学霸
当学霸当学霸当学霸
手机是我的天敌
燃烧我的脑细胞
合:拜拜 steam 动漫吃鸡LOL
手办c服动漫展
拿走拿走别客气
合:拜拜 游戏柄,戒掉电脑戒手机
沙发大床懒人椅
别再熬夜不学习
合:来来  辅导班,一套五三做起来
作业试卷不要停
十二点继续刷题
合:来来 深呼吸 单词诗句背一页
背书刷题理脉络,不达目的不放弃
Yamy:奇了怪了 小的时候明明是 妈妈说
要注意休息,劳逸要结合
不放弃
燃烧我的脑细胞
不放弃
燃烧我的脑细胞
我要变成第一名!

中间,删了一堆…
我的脑细胞真的不够了
填词这事儿吧,不适合我真的!

我变成了痘痘?

#居居×你#
#一个智障一般的脑洞#
#如果可以我还是挺愿意的#

我看了眼还亮着的手机屏幕,已经凌晨两点了,要猝死的节奏啊!
睡觉睡觉,再不睡头要秃了!
一觉醒来天已经亮了,站起身……嗯?我为什么被禁锢了?是谁封印了我?难道我漆黑火焰使的真身被人识破了吗?看来,只有使出那招了!
刚一抬头就看了好长好浓密的睫毛,“麻麻,有睫毛精封印了我呜呜呜!”
又是一阵晃动,嗯?被封印了还能移动的吗?呵,睫毛精别以为我怕你!我还要回家给我朱老师打榜呢!
诶诶,怎么有水啊!我放弃紧盯着睫毛精回头看向水的来源……
Σ( ° △ °|||)︴
等等,对面是镜子?镜子里的人是……朱一龙?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发生了什么?麻麻我跑到朱老师脸上了!我我我,我亲到朱老师了!
(拱啊拱试图更贴近皮肤~)
“居老师居老师,听得到我说话吗?居老师居老师我超喜欢你的!居老师你要加油哦,小笼包一直在!啊啊啊不行我语无伦次了,不知道说什么呜呜呜,但是朱老师我会一直一直喜欢你的!”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朱老师对着镜子笑了一下,又好像无奈的晃了晃头。
(解说,这里是居老师听见了但以为自己的幻听,然后很舍不得镇魂女孩的无奈摇头!)

啦啦啦啦啦啦啦ヽ(•̀ω•́ )ゝ又是一个艳阳天,我要陪居老师出门啦,羡慕吧!你们羡慕不来~啊!这体温!啊!这味道!啊!这迷人的睫毛!啊!这……没了,我要陪居老师拍写真去了,嘿嘿,怎么说我也是和居老师一起拍过写真的人,啊不,痘了!
我试图想让自己美美的,然后惨烈的发现我只是一颗痘,甚至在影响居居的颜值……突然有点丧呜呜呜(。•́︿•̀。)
“朱老师你好,接下来是采访,请往这边走。”

——一个演员,你没有办法一直处在一个大家都认可你的状态,而且人无完人,我不可能一直表现出来的都是最好的一面,我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也有演的不好的戏,所以起起落落我觉得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朱老师你在我们心里就是最好的,你就是独一无二的朱一龙啊!有表现不好的地方没关系,我们可以等你重新变好。反正我们一直在!)

——就是得到大家认可还是挺高兴的,我觉得认真是值得的。
——具实我觉得演员就还好吧,因为演员当你这个作品播出的时候,大家挺喜欢看的时候大家很关注你。但当你有段时间没有出好的作品的时候,大家就慢慢把你忘了。当你再有好的作品出来的时候大家再关注你。
——镇魂就要结束了,很舍不得你们。

(哥哥我们不会走。结束了沈巍,还有罗浮生,还有齐衡,还有井然,还有无数个你可能会塑造的角色等着你。
我们会一直在,等你荣耀加身。)

诶不对我一颗痘痘在这里逼逼叨叨什么呢!
哎呀呀,还是睡一下吧,在朱老师的体温里沉睡,啊,想想就好幸福!
“起床了,流口水了!梦见什么了啊?睡这么沉!”
哦,果然是梦。
算了再睡会儿吧,梦里啥都有。_(´□`」 ∠)_


噫,这不是我的文风啊!神奇脑洞在哪里~
随便看看吧,emmmm开心就好。
太困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写到后来眼睛眼睛闭上了,应该没有错别字,有也懒得查了。

【楚郭】没有名字没想好啥名就一篇酿酿酱酱要什么名字……
ooc对不起
渣文笔对不起
呜呜呜呜

往生

你总是忍不住用目光从她的红唇扫到柔若无骨的腰肢,几百年恍如隔世,她却从来没变过。
这条路上来来往往了太多人,她却停留了几个一生。
她在等人。
“老板,几百年了,你等的人还没来吗?”
她笑开了,像是往生河畔的彼岸花,没有看我,转头走进了厢房。
“他会来的。”声音若有似无。
阙如,老板的名字。
一个出生就是过失的孩子,被丢在古寺的门前,陪她长大的少年成了名震一方的圣僧,清心寡欲,无悲无喜。
可在她的眼里他还是陪她嬉闹的那位小僧人。
原来她的爱也是个错。
她合该一辈子无人念无人记无人爱,那入魔也是合情合理的事了吧……
那年一战,妖女死在一颗无名的树下……

那战之后,圣僧圆寂了。
无数次路过往生酒馆却不得进。

往生酒馆不接待情丝未断之人,老板却是最长情的人。

我?我不过是个六界摒弃的人,四海为家,以故事渡余生。

#这么晚没人看啊#
#怎么打tag啊简直崩溃#
#十八线文手想哭#

面对

他一个人萧瑟的走在凌晨的街上,空无一人。
走进7-11买了生活必需品,收账的服务生对他娇笑,和同事讨论着。
他听见了,一清二楚。
“小哥哥,微信你有吗?认识一下?”服务生睁着圆圆的眼睛盯着他,笑的眉眼弯弯,他摇摇头,把零钱直接放在柜台上跑了,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暗处紧盯着他。
只有地灯是亮的,昏沉的灯光打在他脸上,看不清神色,蜷缩在角落的人畏惧着门外的一切。
除了他。
“叩叩叩……”
依旧蜷缩在角落。
是钥匙转动的声音,门开了,“于顾,我进来了。给你带了早饭,你不能总吃泡面那种没营养的东西,也别老呆在家里,晒晒太阳对身体好。”
然后他听见了窗帘拉开的声音,刺目的朝阳洒在狭小的屋子里,他苍白着脸抬头看着太阳又遂即低下头。
他这样的人凭什么仰视耀眼的太阳。
“于顾,吃吧。”煎饼果子就在眼前,被一双修长好看的手拿着,他试着拿起,触碰到了那双手,灼热的感觉让他把煎饼果子甩了出去。
“你走吧。”太久没发声的声音是粗哑的,他避开那个人的视线,即使这样他依旧觉得被灼痛着,额头细密的汗珠表现了他的不适。
门关上了。
“喂,是xx门业吗?请你来我家换个锁。”

薛衣人×薛笑人了解一下……脑子坏了才写这个……大概没人萌v

  “薛衣人!我,这辈子,最大的悔事就是做了你的弟弟!”
  薛衣人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弟弟死在他面前,他这一辈子杀人无数,甚至有[血衣人]这个称号,但当自己亲弟弟死在他面前,血染红了他的衣服时,他竟然在颤抖,“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应该那么严苛,对不起,对不起!”
  可再多的后悔也换不来一个弟弟了。
  他尤记得小时候,弟弟总喜欢拉着他的衣角,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一口一个哥哥的叫着。但后来却因自己沉迷剑道,与弟弟慢慢疏远,也因自己的精进而对弟弟要求愈发严苛,竟让弟弟走了旁门左道!
  哎,是自己的过错啊!
  薛衣人流下悔恨的泪水,对楚留香说:“是我,是我自作孽啊!楚留香!天地为证,我,薛衣人从此退出江湖,日后江湖何事,与我皆无关系!”
  薛衣人留下这句话,变离开了。
  从此杳无音讯。
  远离江湖的薛衣人,回到薛家庄,在收拾弟弟东西的时候发现了很厚的一封信,他好奇的拆开信封,想知道弟弟生前都在想什么。
  “哥哥,你应该看不到这封信吧!我也就是想对你说说话,但却因为很多原因,没办法和你交流。
  其实我很喜欢哥哥你啊!在我心里,哥哥就是大英雄。哥哥从小就很厉害,比我厉害多了!我也想和哥哥一样啊!我会加油的,哥哥对我严厉也都是对我好啊!”
  “哥哥是不是很失望啊!我这么没用……还这么笨……”
  “哎!我可能追不上哥哥了,哥哥那么厉害,已经在江湖上有了血衣人的称号,可我还是这样一事无成。我太笨了!”
  “哥哥为什么都不理我了。和我讲话也是在训我!我大概真的没用吧!”
  “哥哥真厉害,已经收藏那么多衣服了!可是结仇太多哥哥不会有危险吧?可我要怎么保护哥哥啊?我这么没用!”
  “嗯,我训练了一批杀手,有这样一个杀手组织,足够保护哥哥了吧!嗯,我一定不能让哥哥受伤!”
  看到这里,薛衣人早已泣不成声,笑人,哥哥,哥哥也爱着你啊!我想让你成长,想让你走到我身边,却没想到我竟然用错了方法。笑人,是我对不起你啊,我不应该那样做的!
  “哥哥,我怎么觉得我离你越来越远了呢,哥哥,我是不是永远都比不上你。哥哥我好喜欢你呀!”
  薛衣人长叹了一口气,没想到兄弟二人早已心意相通,却迟迟没有互诉衷肠,终究是错过了!
  弟弟,你知道吗?我多想你快点走到我的身边,站在与我并肩的地方,陪着我一起看遍这万水千山。
  诶!事已至此,我也别无他法!
  薛衣人长叹一声,竟是拿起自己用了多年的剑自刎!
  “弟弟,我来陪你了,现在奈何桥边等我,下辈子,我定同你比翼双飞!”
  几日后别人才发现薛家庄庄主,在其弟弟的房间里自杀。